英文版  
首页
简介 团队 科学研究 研究生培养 遗传资源库 相册 校友录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
[返回纪念专栏]  

 

春风化雨 润物无声

                             ——纪念敬爱的老师李璞先生

张春玉 

最近,总会不自觉的拿起办公桌上《辛勤耕耘 桃李芬芳》一书,追忆我敬爱的李璞老师,这是六年前教研室为庆贺老先生八十寿辰所著。而如今,老先生却永远的离开了我们,但他慈祥的面容,儒雅的风度,奕奕的神采依旧历历在目,宛如昨天! 
李璞老师是我国著名的遗传学家和教育家,他在学术上的造诣获得了国际与国内科学家的认可与尊重;作为教育家,他更是桃李满园,深受学生的尊敬与热爱,他主编的《医学遗传学》教材,更是指引了一代又一代的医学生。李璞老师在科研上的成就另我无比敬仰,而作为老先生的学生与同事,有幸每日亲见他,他的平易近人、和蔼亲切、风趣幽默以及对年轻人的无私关怀更另我难忘。
最初接触李璞老师是在大学的课堂上,被他渊博的学识、严谨认真的学者风范深深吸引。医学课程相对而言比较死板,李老师的授课却不拘泥于书本,总是会把国际国内最前沿的科研成就引入课堂,深入浅出的进行讲解,颇有大家的风范!大学毕业后,我留校任教,并有幸来到李老师所在的遗传学教研室攻读傅松滨教授的硕士研究生。那时候,李老师的办公室正对着学科大门,印象最深的就是总能看到老先生坐在书桌前伏案看书或是写字的身影,多年来始终不变!当时,我对于老先生还是有些敬畏,每每见到他都是尊敬的打个招呼然后就快速溜掉了。研二的一天,在走廊遇到老先生,正欲溜掉的我被李璞老师叫住,

他亲切地问道:“实验进行的怎样了?有没有在各民族间找到差异啊?”我当时又惊又喜,原来老先生也知道我的课题,关心着研究的进展,听完我汇报的结果后,老先生很高兴,他说:“我看过相关的文献,与 AIDS 易感性相关的除了你做的 CCR5 ,还有 CCR2 等其它基因,你也可以试试看”。我谢过李老师后,心里由衷的感慨,老先生当时已年过七旬,还一直在跟踪文献,掌握着国际最新的研究动态,着实令人敬佩!
硕士毕业后,有次李老师问我有何打算,我说正在复习想考博士,他说:“好啊,科里年轻的老师每年都有考博士的,每次也都能考上,你好好复习,要把近几年的《国外医学·遗传学分册》的综述好好看看,了解最前沿的专业知识,以后对开阔课题思路大有好处。同时,外语也很重要,否则以后没办法查阅文献”。我知道李老师是博士考试专业课的命题人与阅卷人,更听说曾经有师姐找李老师想划一下考试重点,被李老师严厉的训斥,所以我只是回答会好好复习,就再不敢提及考试的事。清晰记得我考完博士后第二天,李老师来办公室找我和另外一位考博士的刘芳莉老师,让我俩给他写几个字,他看完我们的字迹后高兴的说,都考得不错,八十分以上。我知道李老师一定是阅完试卷了,他其实一直都在关心着我们这些年轻教师,看着他开心的样子,我心里暖暖的。成绩出来后,某天李老师来找我说:“恭喜你呀,考的不错。不知你现在可否有时间帮我校对一些书稿?”我欣然同意,拿到手稿后,我很吃惊,稿子上密密麻麻的都是老先生用红笔或是铅笔做的修正,包括每一个词语、句式都做了推敲,甚至是标点符号都进行了修正,老先生还补充标注了很多专业单词。想起老先生常年伏案工作的身影,我似乎理解了科学家、教育家的真正含义!直到今天,他的这种严谨认真的精神也一直影响着我,在给学生修改论文的时候,包括标点符号我也一直不敢怠慢。 
做博士期间,我与李老师的接触更多了。有一次出差路过北京,同事让我帮忙去协和送材料,我不认识路想打车去,李老师说路很近要带我走过去,我怎敢辛苦七十多岁的老先生呢,但李老师执意带路还安慰我说正好运动一下。一路上,李老师见我又紧张又担心,就和我轻松的聊天,他并没有和我讲自己的奋斗史和专业上的教导,而是幽默的告诉我当年替哥哥考试做“枪手”的事情,还为此改了名字;老先生在清华读书时,非常热爱篮球,他绘声绘色的讲述了当年作为蓝球运动员的经历;更有趣的是,他还告诉我当年为了分房子,家里人口不够才又要了小女儿……我慢慢放松了心情,感觉老先生就像个邻家的长辈,可亲、可敬、更可爱。后来几次出差,我有幸照顾老先生,有一次去温州开会,我陪李璞老师和刘权章老师游雁荡山和楠溪江,老先生步履轻快,兴致勃勃,遇到险处他还反过来搀扶和照顾我,七十多岁的他比二十多岁的我还要轻松。还有一次出差,我陪李老师坐软卧车厢,当时我们是上铺,我希望为老师换张下铺票,结果问了很多人都不同意,我当时又急又气,老先生一直安慰我说上铺也沒事,后来终于调换成功了,见我破涕为笑,李老师也开心的笑了。
博士毕业后,某天李老师来办公室找我,说他以前的学生从国外回到北京要招博士后,问我愿不愿意去,当时我自己也联系了一个老师在等结果,说明情况后我婉拒了老先生,并向他推荐了另外一个刚刚毕业的同学,但真心感谢老先生对我的关心!对于学生,他总是在无私的奉献着,除了传道授业、为人师表,他更给予我们学习的机会和热情的鼓励!不久,我获得了博士后的机会,临行前去和李老师告别,他说:“你这个导师关新元教授很出色,你一定要珍惜机会,好好工作”。到了新的实验室后,关教授也语重心长的对我说:“我曾经去哈医大见过李璞教授,老先生现在身体还好吧?他是国内很早就进行肿瘤染色体研究的人,很有眼光,也很有建树!”言语间充满了对李老师的敬重。 
几年后,我博士后出站回到母校,那时候李璞老师已年过八旬休养在家。我去家中看望李老师,他很开心,关切地问我几年的学习和生活状况,见我那时已有八个月的身孕,更感慨的说:“你们为了学业付出很多,不过你不用担心,我女儿生孩子时也是高龄产妇,一样没事的”,然后又给我讲了许多女儿和孙女的趣事。看见李老师依然精神矍铄,侃侃而谈我也很高兴,拿出带给他的点心和水果,他像个孩子似的抱怨说,自己现在就是个小兔子,只吃青菜,不让吃肉,原来是师母为了他的身体严格控制他的饮食,李老师像个小孩子似的充满渴望地问他的夫人:“这些好吃的我能吃吗?” 
我最敬爱的老先生,再见您时,却已是在医院的病榻上,更想不到您竟真的离我们而去!您亲切可爱的面容仍在眼前,难忘您在大连出差时和我们一起狂吃冰淇凌的样子;难忘学生毕业向您敬酒时,您逐一检查我们杯子时认真的神情!最最遗憾的是您走时我脚受伤无法走路,没能去送您一程!我请求白静老师替我为您献上一支菊花,那是我对您无比的敬仰和深深的思念!愿您在天堂里依然可以独领风骚,笑看人间!
李璞老师千古!

Copyright2013© 哈尔滨医科大学遗传学研究室. 版权所有
哈尔滨市南岗区保健路157号
电话: 86-451-86674798  传真: 86-451-86677243  邮箱: hmugenetics@ems.hrbmu.edu.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