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文版     
首页
简介 团队 科学研究 研究生培养 遗传资源库 相册 校友录 人才招聘 联系我们
[返回纪念专栏]    

  

我爱我师

—— 庆贺李老师 70岁寿辰

于世辉

( 美国明尼苏达州 )

     常言道,人生的不同阶段需要不同的老师,但最难能可贵的是求学时能碰到诲人不倦的启蒙老师;进入社会能有一位知识渊博的领航人;人生道路的关键时刻能有一位指点迷津的导师。使我终生幸运的是李老师是我成长道路上聚三位于一体的恩师。是李老师引导我从一个医学院校毕业生走向遗传学研究之路,在十几年的学习和工作中给予我巨大的关怀和帮助,在我人生处于麻烦的重要时刻语重心长地开导我,帮我度过难关。李老师不仅是我专业上的名师,也是我人生道路上的“明师”。
     最初听说李老师是 1980 年刚入大学时,因使用李老师主编的“医用生物学”教科书。从那时起就对李老师非常敬仰,并期待着能有机会聆听李老师的讲课。可直到第三学年李老师为我们讲授“医学遗传学”课程时,这种机会才迟迟地到来。李老师那生动、风趣的语言,灵活的教学方式不仅使我对医学遗传学的知识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更为李老师大科学家的风采所吸引。应该说从那时起我就下定决心放弃毕业后当医生的打算,考研究生作一名李老师的学生。在此巨大的动力推动下,我开始努力地学习外语,并着手搜集有关遗传学方面的书籍和期刊,在专业考试的准备阶段,时常遇到弄不懂的问题却从不敢去向李老师请教,唯恐留给李老师不好的印象而影响复试的结果。在报名考研究生时自己曾闹出一个大笑话。有关生物教研室招生名额一栏的备注中有:“另招委托研究生”的注示。由于过于担心生物教研室当年不外招研究生 ( 当时我已知道生物教研室内已有多位教师准备报考 ) 竟把“另”看成了“只”字,一字之差让自己当天晚上一夜不能入睡,顿时觉得前途暗淡无光。第二天赶紧跑到研究生处去问原委,原来是自己过于紧张把字看错的缘故。此事好长时间成为同学之中的趣谈。研究生考试结束以后,尽管自己对除专业课以外的各科成绩有相当的自信,但对专业课却没有把握。由于当年的考试时间安排在春节之前,因担心不能考取,整个春节都未能过好。托人帮忙计划毕业后去某一卫生学校的生物教研室当老师,以便来年重考李老师的研究生。考试成绩公布的前几天我已是坐卧不安,不知多少次跑到研究生处去询问考试的结果。当得知自己以较好的成绩通过考试时,真是激动不已,想到几年来要当李老师学生的梦想即将成为现实,竟高兴地哭了。现在回想当时的样子肯定和当年范进中举差不多。
    在考取李老师的研究生之前,对李老师的追随是出于对李老师作为遗传学家和医学教育家一代名师的仰慕;当作为研究生走近李老师之后,便深刻地被李老师广博的知识所震憾。让我推崇备至的是李老师渊博的知识不仅表现在遗传学和生物学的诸多领域,还体现在历史、地理、音乐、体育等许多方面。记得 87 年哈医大基础医学部举行智力竞赛时有一问题是“京剧有多少流派?举出每个流派的两个代表人物”。由于各代表队无人能准确回答,坐在观众席上的李老师毫不犹豫地超额回答了此问题,博得了全体的热烈掌声。有几年生物教研室元旦会餐时,大家都找一些各式各样的迷语供大家猜。在我记忆中,绝大多数的迷语都是李老师揭开的迷底。记得有一迷语是“祝君一路平安”打一国家名。近 10 年来我曾借用此迷考过许多人,从无一人答得出来。李老师当时竟能立刻说出迷底是“安道尔 ( Andorra ) ”。类似的例子不胜枚举。十几年来,我充分体会到作为李老师的学生在增长知识方面所获得的巨大裨益。但使我更难忘怀的是李老师在我人生道路上给予的关怀和教诲。 89 年夏秋之际,自己当时的处境很麻烦,陷入从未有过的困难局面,是李老师语重心长的开导我,帮我正确地分析和认识形势,明确地向我指出应该走的路,正是由于李老师的英明指引,将我从当时无所适从的状况下解救出来,走上正确的人生之路。每想到此事都让我感到此生遇到李老师的难能可贵。我还清楚记得出国前与李老师告别时李老师对我的嘱托:“小于,其他方面我都放心,就是你的脾气一定要改一改”。出国这几年来,难免遇到一些不如意之事,正是李老师的教诲时刻提醒自己,遇事更多地懂得了忍让和宽容。 95 年当计划由日本来美工作时,曾写信请李老师为我写推荐信,时隔不久就收到了李老师的回信。出于无限的感激和愿意分享之意,现将李老师的回信抄录如下:“小于,…知你准备去美工作一段时期,这是很好的想法,至于推荐信当然可以签发,内容你自己拟定,我签字。如我不在也可仿我笔体签字。因为我 9 月中、下旬准备去美探亲。…希望你能多多努力,学到一些新技术,做出一些成果来”。记得当接到李老师的回信时,非常激动。能得到李老师如此的关怀和信任,让我感到无限的荣耀,同时这种荣耀对自己又是一种巨大的推动力,时刻鞭策自己勤奋努力,不辜负李老师的期望。
怀着做一名医生的愿望, 80 年进入哈医大医疗系读书,是出于对李老师的敬仰之情,使我放弃了毕业后当医生的打算,考研究生走上了所钟爱的遗传学研究之路。在十几年的工作生涯中,李老师不但传授给我知识,在我 90 年考取博士生、 91 年评定中级职称、 92 年分配住房、 94 年晋升高级职称等许多关键时刻,李老师都给予了重要的,甚至是决定性的帮助。是李老师把我一步步领上台阶,使我能顺利地在人生旅途上赶路。李老师更以他完美的为人深深地影响了我,使自己能不断努力加强自身的修养,争取做一名有品味的人。
     今逢李老师大寿,特此为记,以表对恩师的思念。

Copyright2013© 哈尔滨医科大学遗传学研究室. 版权所有
哈尔滨市南岗区保健路157号
电话: 86-451-86674798  传真: 86-451-86677243  邮箱: hmugenetics@ems.hrbmu.edu.cn